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1998年,香港5名女子离奇身亡,案情胶着,风水大师落网揭开谜团

2022-12-14 19:49:22 3402

摘要:1998年7月22日上午九点多,香港九龙中区海傍警署走进了一名中年男人:“警官我要报案,我妻子失踪了!”这位中年男人是香港上市公司侨威集团董事局主席许经振,接着他告诉警方,他的妻子林春丽在7月21日上午离开办公室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。更让许经...

1998年7月22日上午九点多,香港九龙中区海傍警署走进了一名中年男人:“警官我要报案,我妻子失踪了!”

这位中年男人是香港上市公司侨威集团董事局主席许经振,接着他告诉警方,他的妻子林春丽在7月21日上午离开办公室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。

更让许经振困惑的是,林春丽失踪当天还从银行取走了七十七万元港币……

许经振

五名女子遭毒杀,屋内巨款无踪影

海傍警署的警员让许经振先回去等消息,警局暂且立案,就在警方以为这可能一件人口失踪案时,又一名女子来到了警署报案。

她告诉警察,自己的闺蜜蔡秀珍昨晚一夜未归,而和林春丽一样的是,蔡秀珍昨天也取走了二十二万元港币。

警方立马意识到案件的不简单,警察通过走访调查,发现两人竟然还是好姐妹,并且她们还有另外一名义结金兰的朋友徐顺琴。

于是警方拨打徐顺琴家里的座机,想要了解一些情况,但是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。

有了林春丽和蔡秀珍两人的失踪,警方不敢托大,连忙通过林春丽的一位朋友,来到了徐顺琴在九龙湾德福花园的家。

可是徐顺琴家的房门紧闭,但是屋里的灯却在开着,更奇怪的是,徐顺琴家的窗户上被红绳捆在镜子上的剪刀,在香港这是用来驱邪挡煞的。

警员试图敲了几下门,始终等不到回应,意识到不对劲的警员立马强行破门而入,当众人冲进屋内时,眼前的场景震惊了所有人。

只见大厅、浴室和厨房各一具尸体,卧室躺着两具,其中正是失踪的林春丽、蔡秀珍和徐顺琴,徐顺琴的两个女儿也惨遭毒手,此案一经爆出,立马震惊了整个香港。

香港警署上层立马针对此案成立调查组,九龙总区刑事侦缉处蔡建祥迅速带领一批警员赶到现场。

经过对案发现场的分析,五名死者在生前均无与人搏斗的痕迹,尸体也没有被移动过。这时一名警员在客厅发现了三张红色纸条,通过字迹分析,证实这是三名女受害者的亲笔字迹。

虽然是三个人写的,但是内容却大致相同,均痛斥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包养情人,不顾家里妻子和孩子的感受。

当三张纸条被发现后,有一名警员在厨房发现了另外一张纸条,与前三张纸条不一样的是,这张纸上写的是糖、鸡蛋和木凳等物品,这是做法事常见的物品,而这些东西也均在房间里找到。

纸条的背面还写着“21,11:00~11:30”等和时间有关的数字,据警方推测,从林春丽和蔡秀珍失踪时间上看,这应该是三名女性到达这间屋子的时间。

当现场勘查完毕后,专案组陷入了沉思之中,三名女性身穿的都是鲜红色的道袍,屋内也有做法事的痕迹。

五名死者无外伤且屋内没有找到凶器,同时林春丽和蔡秀珍两人取出的那笔巨款也不翼而飞。

集体自杀?谋财害命?调查一时陷入僵局。

据银行前台职员称,林春丽和蔡秀珍两人确实亲自从银行里取出了两笔巨款。

但是她们临走前和职员说,等自己正事做完就会过来将钱重新存进来,这里的正事就是指三人做的这场法事。

但是警方将整个屋子都检查了一遍,就是没有找到这两笔钱,警方也询问了三人的亲朋好友。

据他们称,最近均未发现三人有过自杀倾向,而此时尸检报告也出来了,报告显示三人的胃壁和血液中含有氰化物这种剧毒物质,于是警方排除了自杀的可能,将其定义为谋杀案。

两次调查陷僵局,警方破案无头绪

警方调查了三人的亲朋关系后,其中有一人告诉警方,徐顺琴的男朋友毕某自称是一名茅山道士,而且吹嘘他会种金术,也就是以钱生钱。

据他所称,毕某不止一次地在徐顺琴面前说过,要为她运作此项神通,只要徐顺琴可以弄来钱。有了这一线索,警方立马将目光锁定在了毕某身上。

通过出境记录得知,在案发后,毕某离开了香港,现在也不知道去向,警方推测有可能是毕某谋财害命,然后携巨款逃走了,于是专案组立马组织警员准备跨境追捕。

就在众人准备妥当时,毕某回到了香港,而且还主动来到警署。

他告诉警方,自己之所以在那天出差时因为公司派自己公干,而在外地的他从新闻上得知了女友徐顺琴遇难,便立马赶回了香港。

警方暂时将毕某扣押了起来,第二天前往毕某公司调查的警员回到警署,证实毕某当天确实有不在场证明,警方只好放了毕某,就这样线索断了。

就在专案组一筹莫展时,一名基层警员走进了专案组办公室,他告诉专案组在7月8日的那天,他就接到过蔡秀珍家人的报案。

警员来到蔡秀珍家里查看,发现屋内挂满了各种做法的器具,例如红绳、毛笔、剪刀等,而就在警员准备立案时,第二天蔡秀珍却自己回家了。

虽然事情过去了,但是警员却记得蔡秀珍的母亲说过,蔡秀珍当时就已经开始信奉一个日本教派,在家里不是净手焚香就是朝一些奇奇怪怪的佛像参拜,当时就已经花去了家里大部分积蓄。

随后又一名警员提供了一个线索,在五尸案被发现的前一天,德福花园发生了一起坠楼自杀案件。

而警员在这名死者家中,发现了和蔡秀珍屋里一模一样的神佛像和法器。

死者的丈夫告诉警方,他妻子信奉的也是那个日本教派,妻子每个月都会给教里送去上万元港币。结合这两个线索,这个日本教派立即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。

随后专案组的警员在蔡秀珍家中搜到了一本电话簿,上面还有那位跳楼自杀的人的电话号码,其他电话号码经查证均是这个日本教派的信奉者。

接着专案组派警员秘密潜入这个日本教派,他们在香港黄大仙区内设了两个教坛。

卧底了两天后,警员传回信息,这个日本教派信奉“独自死亡”的说法,就是说自杀者即使约好一起自杀,也要分开自杀,这和五尸案的现场一样。

而且他们还赞成教徒将自己的不平遭遇写在纸条上,随后将金钱进供给教里,那样他们心中的不快就会得到化解,就在警方以为看见光明的时候,现实再次泼了一把冷水。

警方捣毁了这个教派,虽然他们打着信教的旗号大肆敛财。但是各项证据表明,这个教派却和林春丽五人的死亡毫无关系

线索又一次断了,面对社会和死者家庭的舆论,专案组压力重重。

电影《双瞳》

风水先生约做法,一根绳子透线索

虽然宗教信仰这个方向的调查给了专案组两次打击,但是警方却没有放弃从这方面入手的想法,专案组继续调查最近死者和哪些风水先生等做法人员有过联系。

在调查过程中,徐顺琴的一位朋友告诉警方,三人都曾经和一名叫李育辉的风水先生有过联系,而且案发当天,三人正是约了李育辉来徐顺琴的屋子里做法。

专案组对李育辉进行了深入走访调查,李育辉今年四十六岁了,广东汕头人,1992年他下海创业。

但是经商没有让他暴富,不知怎么回事,他突然迷上了神学,还在广州上了一个气功学校的易经学习班,返回老家的他和村民们一阵吹嘘自己精通各种法事。

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,李育辉很快在家乡打出了名声。

1995年,李育辉来到香港探望自己的三姐,之后他就靠着风水大师的旗号在香港混出些许名气,短短两年上门找他算卦的人就络绎不绝。

专案组发现他最近是在在7月19日到达的香港,两天后就返回了内地,警方立马拨通了李育辉的电话,询问他案发当天他是否接触过死者。

可李育辉告诉警方,7月21日的时候,一名自称是林春丽朋友的男人登门告诉李育辉,第二天的法事取消。

李育辉在收下对方带来的三千元违约金后就离开了香港,他告诉警方自己对五尸案毫不知情,如果香港警方需要他协助调查的话,他可以来港配合。

不过李育辉告诉警方,他的签证在7月30日之后才能被批准进入香港。

而警方此前已经查明李育辉办理的是双程签证,关键他的签证还未过期,这引起了专案组的警觉。

8月1日,警方对李育辉在九龙城的出租房进行搜查,在屋内发现了一截蓝色的尼龙绳,银行的职员清楚记得,林春丽取钱时就是用一根蓝色尼龙绳捆扎现金的。

香港警方与广东省公安厅取得联系,专案组弄来了李育辉的详细资料,经过比对,发现案发现场的十四枚指纹中有十枚是李育辉所留。

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李育辉,专案组立即赶赴内地,与广东省公安厅进行一次联合抓捕李育辉的行动。

可是当香港警方打完电话给李育辉后,李育辉就跑走了,8月4日,专案组顺着踪迹追到了武汉,最终在湖北省公安厅的协助下,于9月14日上午将李育辉抓捕归案,与他一起逃跑的还有他的情人殷丽,两人随即被押回了汕头。

李育辉被警方逮捕

凶手终落网,为财下杀手

这时李育辉企图编织一个谎言来蒙混过关,他说有黑社会在追杀他,而且香港警方在打给他的电话中还威胁他。

这种毫无下限的谎言自然没人理会,李育辉装模作样绝食了四天以示抗议。

9月27日,专案组将在香港发现的所有证据都一一呈现在李育辉面前,当警方将查到李育辉存钱的三个账户说出来时,李育辉嚣张的气焰瞬间不复存在。

接着他一一交待了自己的犯罪经过,原来他与三人约定的时间并不是22日,而是21日。

1998年6月,林春丽、蔡秀珍和徐顺琴三人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李育辉这名“风水大师”。14日时,李育辉在深圳给三人算了命,事后收了九百块港币的算命费。

三人临走前,林春丽询问李育辉是否会做添寿的法事,李育辉眼睛一转,想着这可能是笔大生意,便信心满满地说小事一件。

很快李育辉便编出了一套谎言,他告诉林春丽三人,在做法的时候,要按照三人年龄相加的总数准备现金,一岁就是一万元。

原本林春丽三人面对这笔巨款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,李育辉趁机再添一把火,他说这些钱在法事做完后均可取回。

于是她们与李育辉约定好在7月21日做这场添寿法事,李育辉也开始准备自己的谋财计划。

他以清理鱼池为借口,从朋友那里骗来了大约两克氰化纳,并于7月19日携带氰化物来到香港。

7月20日的时候,李育辉知道香港有一个日本教派,推崇教徒写下不快的事情在纸条上然后自杀。

为了事后混乱警方的调查方向,李育辉让林春丽三人各写下一张纸条,并欺骗她们做法前要为她们算一次命。

到了7月21日的中午,李育辉来到徐顺琴的家中,一进屋便立马被桌子上一百三十万的港币吸引住了,他立马开始了自己的行动。

李育辉身穿白色道袍,让林春丽三人跪在佛像面前,然后口中念念有词,仿佛真的在做法。

事实上,趁着林春丽三人闭眼诵经的时候,李育辉默默掏出了口袋里的氰化纳,并将氰化物撒进三碗水中。

等到三人诵经完毕,李育辉端着水告诉她们这是圣水。接着他对着徐顺琴说到,圣水要子女先喝才会显灵。

就这样,鬼迷心窍的徐顺琴让两个女儿喝下了含有氰化纳的水,两个孩子在卧室不一会便倒地了。

客厅的三人听到屋里的响声,正想进去查看时却被李育辉制止。他呵斥到,圣水已经开始显灵,现在就是喝圣水最好的时机。

接着他让三人分别去往不同的房间喝水,三人就这样死在李育辉的手上。

等到房间里的人都倒下后,李育辉将桌子上的现金全部放进了自己的包里,然后逃离了香港,而他所谓的22日做法事不过是想伪造不在场证明罢了。

出逃香港藏汕头,杀人恶魔终受审

逃出香港的李育辉一直藏在汕头市的情人殷丽家中,7月23日,殷丽从武汉的老家回到汕头市,一开门就发现李育辉在屋里。

此时的李育辉表情奇怪,每天的情绪也不是很稳定。次日晚上,李育辉当着殷丽的面从衣柜里提出了两只黑色手提包,殷丽打开后发现里面竟然全是现金。

李育辉神秘兮兮地对殷丽说:“这里面是我从香港赚的钱,每天就去银行把它存起来。”殷丽知道这多半是笔不义之财,却也不敢多问。

第二天李育辉开车带殷丽去银行,路上他嘱咐殷丽不能用他俩的名字存钱,于是殷丽在存钱的时候用三个亲戚的名字,将钱存进了三个账户。

本以为相安无事的李育辉突然在电视上看到香港五尸案的新闻,他瞬间变得坐立不安,尤其在接到专案组的电话后,李育辉的脑海中只有一个逃字。

李育辉让殷丽带他去武汉老家避避风头,但很快警方就锁定了他的位置并将他逮捕归案,李育辉的认罪终于让香港五尸案尘埃落定。

1999年4月,十恶不赦的李育辉因犯故意杀人罪和抢劫罪,被汕头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,最终警方追回了66.6万元人民币和60万元港币。

这起案件也是香港回归后,由汕头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首宗发生在香港的刑事案件。

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以法律不允许的手段为自己谋取利益,甚至漠视他人性命的人,终将会受到法律的审判。

在痛斥恶魔李育辉的同时,人们也需要练就一双慧眼,看清那些打着风水、算命等旗号的骗子,他们所求不过一个财字,不要让自己成为下一个被锁定的猎物。

参考资料

[1]《检察风云》,1999-02-15,《香港第一命案》

[2]《警察天地》,1999第02期,《揭开香港第一大命案之谜》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