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风水大师斩龙脉

2022-12-14 19:41:45 1393

摘要: 明洪武12年,来自中原的民间风水大师陈春明沿着龙脉撵龙,将一条青龙从九华山一路赶到了蜀地简州西北60华里龙泉山间的李家湾村,望着村口那道自西向东蜿蜒而去的长岭——青龙的化身,陈春明喜极而泣,自己追赶了整整五年,终于降服巨龙了。哪知陈大师心...

明洪武12年,来自中原的民间风水大师陈春明沿着龙脉撵龙,将一条青龙从九华山一路赶到了蜀地简州西北60华里龙泉山间的李家湾村,望着村口那道自西向东蜿蜒而去的长岭——青龙的化身,陈春明喜极而泣,自己追赶了整整五年,终于降服巨龙了。哪知陈大师心头一乐,却血往上冲,突然瘫倒在地……

原来陈大师风餐露宿好几年,早断了化缘而来的银两,经常饱一顿饿一顿,最近又患了风寒病,虚弱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了。可围观的村民见他衣衫破烂,头发凌乱,都以为他是亡命江湖的逃犯,谁也不肯赐一碗残羹冷炙救命。

熬到黄昏,陈大师气息奄奄,命不可保。正遇上富绅李福田从外地拜访朋友回来,见状忙落轿打发家丁李二前去察看,听说是一位逃难的外乡人病倒在路旁,这位乐善好施的大财主忙叫家丁把病人抬回家里,请来郎中医治,自己每天问寒问暖,细心照顾,不几日陈大师就伤寒尽除,身体恢复如初了。

听说此人是风水先生,李财主很是敬仰,待客更加殷勤周到,临别时李财主又送上二百纹银作为盘缠,这让风水大师感动不已,“为报答施主的救命深恩,我斗胆告诉你一个秘密——”陈春明紧紧握住李财主的手,连声道谢,说他已经将真龙赶到了李家湾,村背后的山垭即是龙颈,谁家的墓地葬在龙颈上谁家就要出真命天子……

“出皇帝?真的吗?”李财主又惊又喜,见四周没有外人,这才放心了,说他的老母已卧病多月,不见好转,在老母过逝之后还请大师帮忙寻一个好墓地,让李家后人世代做官,光宗耀祖。李财主何等聪明,心里本是冲着陈大师口里的“真龙天子”去的,可嘴上却说得轻描淡写似的。当然陈大师也心知肚明,为了报恩,他也不愿说破。

“大师,请您随我重回寒舍,以便我每日请教。”李财主的态度更加恭敬,心想,要是母亲葬在龙脉上,那么怀孕八个月的儿媳分娩后自然就是龙种降生了,今后大明的江山岂不要改姓李了?李财主心里暗乐,面子上却不露任何声色。

陈大师爽快地跟着李财主回去了,只等报恩安葬了李财主的母亲,就离开李家湾村,继续一路西行,过自由自在的游仙生活去了……

第二天,李财主带上几个心腹家丁,陪同陈大师寻宝去了。

一行人登上村背后的山垭口,陈大师拿出罗盘定位,忙乎了好一阵后突然暗示李财主让家丁回避。李财主忙叫家丁下山等候,陈大师凑近李财主的耳边说,周围山间有一股紫气升腾,直冲北斗七星,这团吉祥紫气包裹的山岭正是龙脉,而身前的山峰就是龙颈,见李财主半信半疑,陈大师就带李财主爬上最高峰老鹰岩,只见老鹰岩一锋突起,周围群山拱抱,万木苍翠,极具帝王霸气。

“这个主峰左有白虎守卫,右有玉兔护身,龙头独居当中,此乃真龙天子的降生之地也。”说完,陈大师哈哈大笑。“仙道的大恩大德,我李家世代难忘!”李财主当即拍板,这块风水宝地就是母亲逝世之后的墓地。

李财主赶回家,让管家李显从库房里拿出一笔巨银,要让陈大师尽快主持墓地的开工建造。陈大师办事雷厉风行,更为了报恩后早日离开李家湾村,他掐指一算,择了一个黄道吉日就开工造墓了。李财主怕稍有不慎就会惹来杀身之祸,再三嘱咐心腹家丁保密,对外只称是普通墓地而已,丝毫不敢提龙脉之事。

三日后,老母真的死了,李财主忙催促工匠加紧施工,要赶在陈大师相中的七日后那个吉日里下葬,可墓地刚建到一半,家丁李二赶到墓前向巡工的主人报告,简州衙门的官人来了。

“谁,谁背后告的密?”李财主大惊失色,却要故作镇定去拜会已经赶到墓地的简州衙门的司马赵相开,他与此人平时素无往来,知道来者不善。

“山间腾云驾雾,好一个神仙住的风水宝地嘛——”赵司马四下看看,脱口而出。这可把李财主吓坏了,忙岔开话说,这个山脊之地毫无用处,只因家母死得匆忙,没时间另寻好地,只好找了这块破地方充数。“李大财主,你我都是明白了,就不兜圈子了。

”赵司马把他拉到一边,“你老兄就不用瞒我了,你家老母要葬龙脉,这可是杀头之罪啊。”“谁说的?”“这你就不要打听了,知府大人专门派我来请你到衙门去一趟,你要夜里悄悄去,懂吗?”“不,不懂,懂,懂……”李财主满头大汗,脸色煞白,回头望望陈大师,见陈大师暗暗向他递眼色,他明白了,以为知府大人没有当众说破,这事就有回旋的余地,衙门的官人不过是为了银两而来的,想到这里,李财主心里踏实多了,恭送赵司马离开了李家湾村。

当天夜里,李财主怀揣一万两巨额银票,只带了心腹管家李显,亲自登门拜访知府毛大人去了。哪知刚到衙门就被埋伏在门口的捕快秘密收押入狱了。“这狗娘养的,原来是在诱捕我!”李财主这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,隔着铁窗悄悄嘱咐管家回家,要送他的宝贝儿子李虎和陈大师离开李家湾村避祸……

“李大财主,你知罪吗?”知府毛大人连夜秘密升堂。

“不知道!”李财主被人耍了,很愤怒,昂头不理,因为先祖做过朝廷大官,他身上遗传了几分傲气,“你要杀便杀,要刮便剐!”

“你蔑视本府,就是蔑视衙门。给我打!”毛知府恼了,呵斥心腹手下狠狠教训李财主,要杀杀他的威风。今天抓住了他的把柄,就逮住了这棵摇钱树,财源会滚滚而来……

“你这个狗官,我要到京城告你草菅人命——”

“你临死还嘴硬,给我狠狠地打!”毛知府虚张声势,却暗示手下不要把李财主打死了,因为他秘密捉拿李财主,实则是为了敲诈更多的钱财,谁叫李家是已经失势的土老肥呢?

父亲被抓后,李虎却不愿意抛下父亲和家人独自逃命,他秘密送走风水大师后,忙拿出大量金银珠宝,请赵司马引荐他去求毛知府放入,可毛知府不肯徇私舞弊,说已经上报成都省衙门,不日就将谋反的罪魁祸首李福田押解进京,“你家是官宦之后,我位卑职轻,不敢擅判,想请皇上定夺,不过,多半是全家死罪……”

“我家在自己的山岭上建造墓地,何罪之有?”李虎替父喊冤。

“山岭是你家的?无耻妄言!你要知道,全天下都是皇家的,岂容你家姥姥葬在龙脉上,让你李家子孙跟皇帝争夺天下?告诉你吧,按大明法律,这与谋反无异!”李虎闻言,吓破了胆,忙磕头求知府大人高抬贵手,设法脱罪。

赵司马见状忙把李虎请到隔壁,说:“只要你愿意把一半家产献给国家,就能将功赎罪。”

李虎明白这是赵司马替毛知府说出了心里话,他心里很不甘,却为了救父亲救全家性命,只好忍痛回家准备钱财去了。因为曾祖父做侍郎官时很留了一些银子和珠宝传下来,李家三代之后仍然家境殷实,李虎只好拿出超过一半的家产和玉器,以免父亲一死。其实,毛知府并不想要把李财主上交朝廷查办,一则会被皇帝老儿认为他这个地方官治理无方,二则罪人送进京后他就毫无油水可捞了。

李虎上交了赎身银子后,李财主也就回到了李家湾村,但龙颈上的墓地是万万不敢再建了,只好另请了一个本地阴阳先生寻找墓地,要把尸骨已寒的老母入土为安。就在新墓地选好的当天,毛知府派出心腹师爷悄悄来到李家说,只要李家肯再出1万两银子,那个快建好的风水墓地仍然归李家老母使用,为防人耳目知府大人愿意派兵保护墓地秘密施工和百姓骚扰,封堵众人之口。

“你们知府大人还想耍诡计诱骗我?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“这回知府大人是真想帮助你。”

“要是真心帮我,就把那个告密的人说出来吧。”

“这恐怕不太好吧。”

“既然没有诚心,那就恕不久留了!”李财主要端茶送客,师爷慌了,忙说出告密者就是李二。当晚李二被人绑上石头秘密沉到龙泉湖里去了。

李财主本来很心痛已经为数不多的银子,但为了子孙后代着想,他变卖了祖上留下的玉器和自己多年收得的田租,再次满足了毛知府的贪婪之心,这样毛知府就有更多的把柄握在自己的手里,量他不敢不效力。

半途而废的墓地复工了,还未远游的陈大师也被李虎秘密请了回来。

李财主催促工匠们要赶在儿媳分娩前造好老母的墓地。不料,在墓地竣工之日,成都省的官兵突然从天而降,捉拿了李氏老小一大家子,并把当家人李福田打入州府死牢。陈大师在山里督工,听到消息后忙化装逃跑了。

“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毛知府,你竟然玩两手谋害我全家小!我就是被斩首后到阴间做鬼也不放过你!”李财主在大牢里绝望地痛骂。“你不要叫冤了,我也被人陷害了!”李财主循声望去,只见毛知府也被关在对面的牢房里,李财主百思不解,但当赵司马带着省府的布政司来提审毛知府时,李财主突然明白了,告密者原来竟然是道貌岸然的赵司马,他是冲着毛知府头上那顶乌纱帽而去的……

很快,大明皇帝下派的钦差奉圣旨到赵家湾村斩除龙脉,只要龙脉毁了就没人会跟皇帝争天下了。可墓地当初是风水大师陈春明主持修建的,要斩断龙脉捣毁墓地,解铃还须系铃人,不然得罪了土地神,皇上责怪下来吃罪不起。于是,钦差大人派出得力干将到处缉拿在逃的陈大师,可正巧有人到州府告密,说陈大师就藏在马家岩村村,于是,官兵不费力就捉拿到了他,还未动大刑,陈大师就屈服了,答应帮助朝廷斩断龙脉。

第二天,数百工匠在官兵的监管下按照陈大师的安排开始了斩龙活动,他们用锉子、刨子和锤子猛砸龙颈,想把龙颈斩断,可白天刚砸开的山石到夜里就会自己愈合起来,苦干了半个月,浩大的工程丝毫没有进展,钦差怕皇上怪罪他,就骂官兵渎职,官兵受罚后就鞭打工匠。这时陈大师就向钦差大人建议,要连夜开工,不让砸碎的石头夜里合拢过来,钦差准了,于是,钦差夜里回衙门休息后,官兵和陈大师却留下来督促工匠们连夜加班,要尽快斩断龙脉,工匠也由数百人增加到上千人,日夜轮番斩首,终于,几天后的凌晨,工匠们将巨大的龙颈砸断了,大家欢呼雀跃……

“嘭——”突然,一声霹雳般的巨响从几里外的山岭传来,众人震惊了,以为爆发了地震,那熟睡中的家人一定完了,一时间大家呆若木鸡……

“不要慌,这是龙肚子爆炸了。”陈大师叫住了清醒过来后急欲逃命的工匠。见众人不解,他就说,因为龙首被斩断了,血液倒流,龙肚子自然胀破了。于是,监工的官兵和工匠举着火把一起赶到几里外的爆炸现场,只见整个长长的山岭都崩塌了,破碎的岩石坑里却露出一列列快要成形的石人石马,这些石制的军士身披盔甲,有的手持盾牌和长矛,有的背扛火镗和弓箭,有的横跨利剑和铁斧,正待登鞍上马,挥师前进。陈大师说,如果龙脉不被捣毁,这些龙肚子里孕育的军士就会在辛卯年出世,拥戴葬在龙颈上墓主人的后代高举叛旗,与当今皇帝争夺天下了……

见官兵不信,陈大师就解释说,“刚才被斩断的龙颈下一定埋藏着天书,它会告诉你们这个秘密。”众人还要问。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陈大师闭口不言了。众人见状,马上赶回刚被斩断的龙颈处,果真在地下挖出一份古书帛,上曰:“李氏良民,功德世家,不可杀戮,否则,上苍怨怒,天下大乱,皇室不保。”

钦差接到监斩龙颈的带兵都尉紧急送来的天书后吓慌了,不敢擅作主张,赶紧将天书用快马星夜传向京城。洪武皇帝一见天书,也惶恐不安,焚香朝天跪拜,然后按照天意下旨赦免了李氏一家,并将毛知府等人收刮而去的财产悉数退还了李家,他认为风水大师陈春明乃神人,不仅赦他无罪,还把他召到京城做了御前堪舆官,专师皇宫和皇陵的建造。

陈大师能因祸得福,多亏了他为救李家人性命而故意设计的骗局,原来,龙颈下挖出的古书帛并非天书,而是他用炭灰兑清油浸泡多日制成、看起来很像在地下深埋久远的天书了。那天他建议钦差连夜斩龙是为了趁着夜色把“天书”埋在地下,而他被官府轻易捉拿归案,也是他为了掌控计划的实施,故意泄露自己的藏身之地,让官府轻易找到了他……


作者简介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